祖國不老油畫長新——新中國油畫的成長之路:中國美術學院院長許江
http://www.dxjhnh.live  2019年9月10日  來源:中國美術學院

  祖國不老油畫長新——新中國油畫的成長之路:中國美術學院院長許江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大慶之年。從全國美展的誕生到中國美協的創立;從各藝術院校的建制與發展,到各類美術博物館的建造與傳播,中國美術伴著共和國而成長,其中油畫更是作為一種標志性的藝術門類,一種只有在和平環境中才有條件創制與發展的“重藝術”,追隨共和國的宏大步履,與國運民風相伴相長。從上個世紀前半葉的西學圖新、救國救亡的激浪與紛亂雜陳、風雨如晦的渦流中一路走來,新中國油畫沐浴著共和國初創時的舉國理想,承應著歷史上從未有過的社會發展需求,既經歷過篳路藍縷的苦索,也采擷柳暗花明的創獲,雖遭遇過關山如磐的險峻,卻始終充滿高山浩水,云霞滿天。

  1949年7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尚在襁褓之中,第一次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就在古城的心臟召開。這個大會創立了黨和國家領導人蒞臨現場、親作報告的舉國體制,奠定了文藝在黨的領導下形成思想路線的基本形態和發展路徑。大會召開之日,大會主辦的藝術展覽會,也就是第一屆全國美展亦在北京揭開序幕。7月中旬,中國文聯正式成立,中國美協也應運而生。在那一屆的全國美展中,入選的油畫作品僅有20件。而今年,第十三屆全國美展舉辦,各類藝術創作如火如荼,油畫正是一個重項,各省份數以千計的油畫作品在集結,從中選出最優者送往舉辦地。屆時,近千件大型油畫將綴集一地,最后從中選出400多幅參加全國美展的油畫展。這一浩帙工程的背后,是數萬藝者的熱切期盼,是油畫之藝的舉國評估,也是中國油畫發展的時代性的歷史征候。

  無論如何,這70年的發展歷程,油畫作為現代意義上的“世界畫種”,上承中華文化根源,下立時代生活大地,不僅在中國藝壇扎下了根,而且櫛風沐雨,迎嫁接枝,茁壯成長,產生廣泛的社會影響,借助此起彼伏的創生力量,漸漸形成飽含中國氣息、深涵中國氣蘊的創作特色和創作方向。這種自主創活的歷史與活力,在世界文化史上是少見的,在今天的全球環境中,更是孤例。中國人民奮斗歷史的寫照、革命先烈光輝形象的塑造、藝術教育自主體系的開創,從上世紀50年代到新世紀的民族化問題的一系列思考,掀動改革開放思想啟蒙意義的形式美、抽象美的大討論,以學會方式推進語言研究與創造的發展模式,這一系列深刻影響中國文化藝術的大事件,無不與油畫密切相關。歲月不居,名畫代序。《開國大典》之于新中國、《父親》之于傷痕美術與新鄉土、“八五新潮”之于中國新時期的解放癥候與思想啟蒙,新古典、新表現、新具象、新寫意的實驗力量之于文藝拓新的生力推進,讓油畫不斷走進時代的頭版,走進青春的夢想,成為歷史表敘的重要節點,成為新中國現當代文化史的結構標志。文藝復興的使命擔當、放拓弘毅的眼界胸懷、踔厲奮發的實驗精神、反思內省的批判情愫、人文湖山的詩性氣質,讓油畫成為中國70年來最具創新活力、最具思考深度的藝術力量。

  歷史,是對一段獨特的時代進程的記錄。這個記錄既源于“進程”本身,又與記錄者深刻地相關聯;既是與社會、時代融為一體的文化形態,又是語言形態變化不居的形式風格。新中國的油畫發展正是這樣一段豐厚的歷史記錄。它孕生于這段歷史本身的弘大力量,又交織著眾多油畫藝者的生存命運;是新中國70年最生動而深刻的文化篇章,又充盈著東西文化交相浸潤之中的眾多品象。可以這么說,這段歷史,既鑄煉了共和國的油畫,又塑造著共和國的油畫人。油畫不僅釀著一種獨特的油色氣息,而且絪缊著卓立于藝壇之上的學術空氣和畫種氛圍,形成了具有鮮明特色的精神氣度和文化秉性。油畫是中國藝壇有擔當的拓荒者。它為新中國以人民為中心的藝術創作,鑄煉文心。它突破眾多語言禁區,塑造當代現實主義創作的新高度。油畫是中國藝壇的激情的思考者。以它為軸心,創立了《美術》《美術研究》《新美術》等中國美術的核心期刊,并以實驗精神為利器在、深扎生活為方式,策動眾多凝聚普世關懷與人文力量的前衛運動和文化討論,謀劃了一系列樹立中國文化主體形象和質感力量的文化交流活動。油畫是中國藝壇深刻的自省者。它接受歷場運動中思想改造的磨礪,并始終葆有著西方傳統研究和中國本土關懷的雙向并進的理性精神,深耕社會大地,放拓無囿視野。油畫是中國藝壇的自由的詩者。面對自然山河和人文山河,它慷慨如血,激昂如歌;它目既往還,心亦吐納;它呼喚青年,孕育豪情。它讓萬物與人心在這里相會,吞吐大時代的浩然正氣。什么是中國油畫人的氣質?我想正應該是上述的有擔當的拓荒、激情的思考、深刻的自省、自由的心靈,是我們在眾多歷史敘述中、眾多的文化現場的深處、眾多的優秀杰出的油畫人身上感受到的共同品位與風范。

  世事紛絮,風神永駐。70年的風雨陽光,油畫以始終如一的向上精神,未敢有絲毫弛懈。這種向上精神集中體現在三個方向:

  一是與大時代同呼吸共命運:

  上個世紀50年代,共和國新立、人民當家作主、國家百廢待興。繼承新文化的傳統,青年藝者對新中國的向往是共和國誕生的一大特征。1949年7月6日,毛主席親臨第一次文代會現場,即席講演:“同志們,今天我來歡迎你們。你們開這樣的大會是很好的大會,是革命需要的大會,是全國人民所希望的大會。因為你們都是人民所需要的人,你們是人民的文學家、人民的藝術家、或者是人民的文學藝術工作的組織者。你們對于革命有好處,對于人民有好處。因為人民需要你們,我們就有理由歡迎你們,再講一聲,我們歡迎你們。”一方面,新生共和國著力重塑藝術家隊伍,要求藝術家走出象牙之塔,投身時代生活,接受思想改造,將自己的創作與新時代的火熱生活緊緊相聯,貼近生活大地,貼近工農大眾。另一方面,共和國創造條件重建藝術的功能,學習蘇聯的社會主義模式,批判傳統文化的朽沒,批判現代西方的頹廢,倡導以通俗的寫實語言描繪新時代,服務新社會。

  在這聲勢浩大的思想運動中,鑄煉了中國油畫兩項意涵深遠的精神特點。一項是與時代生活的血肉聯系。這種聯系不僅關系到創作的內容,更牽聯著創造者自身的思想認識與精神磨煉。毛主席藝術思想所召喚的正是藝術家的人民心靈。另一項是蘇聯社會主義繪畫的精神影響。這一影響,通過留蘇和蘇聯專家培訓班的青年藝術家,通過他們短短數年學習后驚人的文化創造,讓現實主義油畫創造得到質的提升,并以細雨潤物的方式給新中國一代以心靈濡養,為改革開放時代的文藝解放埋下了勃興的力量。

  1978年,解放思想、喚醒主體、恢復活力,中國迎來改革開放新時代。我們這一代人正是在這個時代,走進大學,和中國油畫一道,接受著這個偉大時代的深刻塑造。在每一場偉大的文化復興之前,都會興發一場理性的批判運動。這時候的藝壇,正以百廢待興的緊迫之感,對“文革”模式展開全面擯棄與批判。面對自命救世的一代青年,全面的思想啟蒙運動波瀾興起,中國油畫以勢不可擋的力量,進入一個新時期。此時,一系列來自西方的刊物和展覽,讓青年藝術家目睹歐美油畫真跡,并迅速凝聚而成充滿歷史悲情的“傷痕美術”和充滿青春之殤的新鄉土關懷。與此同時,中國特有的形式語言的討論拉開了帷幕;一批批有為青年以各種方式西行巡禮。1987年,第一屆中國油畫展在上海舉辦,一批滿含中國風情、中國故事的油畫作品誕生,幾十萬青年云集滬上,爭睹中國油畫的新氣象。

  2014年10月15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系統地提出新時代的文藝思想,舉人民中心之旗,樹中國精神之魂,扎時代生活之根,倡立德創新之風。2016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第十次文代會、第九次作代會開幕式上講話,高瞻遠矚地號召全民族堅定文化自信。2019年3月4日,在看望全國政協文藝界社科界委員并參加聯組會時,習近平總書記深情提出“四個堅持”。這幾個重要講話代表了共和國對文藝深切的關懷傳統,深情呼喚藝術家的人民心靈,體現了共產黨人對藝術問題和理論研究的新的思想高度,在油畫界掀動了服務時代、服務人民的創造的奮進之力。2015年中國文聯組織的“時代領跑者”美術作品展、2016年中國美協的“紀念紅軍長征勝利八十周年美術作品創作展”、2017年中國美協的“最美中國人——慶祝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勝利召開大型美術作品展”等一系列活動中,重大題材創作乘風直上,油畫始終都是最重要、最核心的表現力量。夕陽如血,感懷無盡,在時代和歷史的主旋律繪畫中,在澎湃的祖國頌歌中,油畫已成長為貫注其中的最強音。

  二是文化創造的主體意識

  油畫作為一種畫種,形成于15世紀的尼德蘭,但作為一種人文精神的視覺表達,它的觀看方式、它的造型方法、它的精神氣質卻要悠久得多。它幾乎是作為文藝復興時代的一項不朽的饋贈降臨于世,參與甚至引領著歐洲幾個世紀以來的人文運動,積淀而成歐美著名博物館的基本的美術史體系及其彌為珍貴的繪畫譜系。所以,油畫初入中國,往往被稱之為西畫。它與中國傳統繪畫形成殊異的不僅在于材料和技法,更在于隱匿其中的方法與精神體系。因之西畫之稱,就帶有某種主體的站位意識。

  西學東漸,西畫東遷,真正讓國人焦心的是如何堅守“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根源性的體用關系。上世紀50年代,中國的藝術界和教育界對繪畫的種類進行了比較詳細的劃分,比方國、油、版、連、年、宣。看起來,還似乎是對繪畫種類的材料特性的強調,實質上,它是對文化上的主體意識的重視。這種重視一方面淡化西畫在藝術觀念上的系統強勢,消減油畫的洋味與一味仿臨之風,樹立中國油畫扎根本土的主體精神,另一方面,秉持毛主席《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精神強調藝術為工農大眾服務,為革命事業服務,把民族民間中的優秀文化汲取到新藝術中,把現實主義歸還給我們的民族文化傳統,使新藝術更加民族化和大眾化。因此,在上世紀漫長的后半葉的時期中,“油畫民族化”的論爭燎原大地,反復不休。它時而被作為一種批判的武器,用以擺脫西方資本主義藝術的影響,阻止其腐朽頹廢的意識形態侵蝕,它又時而被作為一種武器的批判,強調表現語言的轉換,召喚東方根源因素的復活。

  油畫的“舶來”身份總是使它自己陷入諸多意識形態追問的風雨飄搖中。但也正因了這種論爭,始終砥礪著油畫關懷的視野,鑄煉著它獨特的主體意識,一方面對西方的文化霸權葆有惕心,在精神深處立足中國大地,在根源之處把牢東方精神,另一方面又對自我的囿閉持以警覺,注重西方文化精髓的學習,注重當代文化前沿的對話和交流。這種本土與全球的雙輪深刻地驅動了中國油畫家們的主體精神,催生了新古典繪畫、新鄉土繪畫、具象表現繪畫、寫意油畫、中國意蘊等新創作現象和新探索潮流,不斷創造油畫表現的新突破。

  今天的中國油畫家們一邊懷天下達觀,自信而不自閉,執著而理性地吸納與研究西方油畫的優秀傳統,另一邊立大地根源,自主而不自滿,從社會生活、人民情感的根源處塑煉東方的感受力,并以此輪替思考,情往興答,去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

  三是持之以恒的語言專注與研究

  繪畫語言研究在“文革”曾經是雷區。改革開放之初,洞開的國門、理性的批判意識、青春勃發的力量,鑄成一波又一波的實驗之力。全球與本土、前衛與反叛,包括投資與市場,此起而彼伏。

  在這眾聲喧囂的時候,在上世紀的90年代中期,以靳尚誼、詹建俊、全山石為代表的優秀油畫家,揭竿成立中國油畫學會,以他們的識見與擔當,將中國的油畫家集結起來,讓崩裂的繪畫的迷途回歸繪畫的學術性探索。學會持續地推出中國油畫展,從人物、風景等專門體裁,來深耕社會與生活大地,倡揚中西文化的融合,呼喚青年一代的詩性感受,探索一條市場結合之路,形成在美術界具有引領作用的學術性、精英性、凝聚力的研究與創造力量。這個力量的核心正是語言。這語言是文化之夢,又是精神之苦,油畫人的感情、思想、品質涵融其中,當語言鑄煉之時,也是大家的生命鑄煉之際。這個語言的研究深入東西方的文化傳統,開拓語言哲學、現象哲學、存在哲學的疆域,著力于全球境域東方關懷的話語研究,營造中國油畫主體發展的理論高度。這個語言的研究以雙年展的方式,以“在當代”“在場”“在意”“在語言”的主題譜系來系列地提出語言拓新的時代性研究、本土關懷的在地性研究、中國詩性的寫意性研究與油畫語言的體象性研究,鑄煉油畫語言的研究純度。這個語言的研究還以各種專題性展覽和個展,將優秀的藝術家集結起來,從青年的創造活力上,從火熱的生活大地上,從中國傳統詩性精神上,鍛造油畫語言創新表現的強度。理論的高度、研究的純度、表現的強度,互動共生,在數字技術時代來臨之際,為中國油畫樹起時代感受力的精神旗幟,形成充盈中國意蘊、東方品質又可資反饋世界的文化創造的生力軍。

  高城望斷,云彩滿天。70年,中國油畫有如源于他山的湍流,從山壑母體中汲水溯源,含英咀華,依獨有的山形地貌,映帶出獨有的風景霓光。70年,中國油畫有如一個譜系,深耕頤養,繁衍滋長,確立自己的根源,光大自己的傳統,為中國人民鑄煉一個精神之家。在此舉國慶生的日子里,中國油畫又若一簇鮮花,敬獻尊前:祖國不老、油畫長新。

 關于中國美術學院更多的相關文章請點擊查看 

特別說明:由于各方面情況的不斷調整與變化,華禹教育網(www.dxjhnh.live)所提供的信息為非商業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僅供參考,相關信息敬請以權威部門公布的正式信息為準。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记录